靳哥哥的小太阳是个小羊驼

最怕什么

@楼诚深夜60分 



我也用旧文凑个热闹。


突然发现似乎是与去年的时间交接重合 真好 我又爱了他们一个年岁。祝大家好 祝平安。


长姐离世,明楼强撑着处理事后种种,连轴转不给自己留一点喘息的机会。
阿诚陪着,陪着苦,陪着累,陪着消磨绵长的思念。
终究在一切妥当所有人皆未暴露,所有组织重获平安之后,位于靶心的人垮了。
明楼的病来势汹汹,阿诚心疼的紧,着急的紧,却丝毫不能帮他分担半刻,烧的严重时明楼呢喃着胡话,多半是带着儿时吴侬软语音韵的“阿姐,阿姐”
明诚趴在他床边,心焦的落泪,病人的胡话软糯的进了心膛却又硬的像刀子刮得人生疼。他轻轻摸摸大哥的脸,轻声说着他初到明家时明楼常说的话 “别怕,别怕 有我在。”
那人缓缓地睁眼,不清明,反委屈多了一分,轻的不得了的说“可是我很害怕”
“怕什么”?阿诚压着心酸柔声问。
“姐姐走了,我只有你了…”
“有我不用害怕”
“我怕你受苦。”

病中之人难得脆弱,一直以来刚强如铁的男人突然觉得害怕,好在是身边有人扶持,那人轻轻揽住他糊里糊涂的头泪如雨下。那人清楚的记着 ,被解救出来的那一晚,年轻的兄长揽着他安然入睡,临睡前在他耳边轻声呢喃
“阿诚,以后莫再受苦,哥哥心焦啊”



去年此时焦急等待复试 今年此时在发文章的困顿中游走 一年了我依旧热爱。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