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哥哥的小太阳是个小羊驼

楼诚 陪你到天明 番外14

番外十四  我的名字
苏州的夏日是明诚童年记忆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那里所发生的一切,成为支撑他一生的念想。

夏天的雷雨自然是多,上一刻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就可能风雨大作。
第一次来到苏州的阿诚显然是没见过这样的大雨的。
原本还在池塘边数着青蛙的兄弟二人被狂风暴雨浇了个透,急急忙忙跑回家。
明镜焦急又心疼,赶忙叫了正在读书的明楼来帮忙给两个小的擦洗。手上忙不停,嘴上也不饶他们,大声的数落着“小祖宗们,我说下午别去小池塘,可能会下雨,怎么就不听话呢,你看看,诶呀这雨淋了是要生病的啊。明楼你还在看什么啊?快过来呀,帮阿诚用热水擦擦…不晓得怎么当哥哥的一点也不心疼弟弟。”
明楼不敢怠慢,忙应声去抱阿诚,小心的帮他擦洗着。
两个小东西看着哥哥吃瘪的样子偷偷捂着嘴笑。
“我告诉你们两个啊,都别笑,要是生病了,有你们受的。”

抱着洗的香喷喷的阿诚回卧房的明楼走的缓慢,怀里的孩子暖融融的,明楼倏地觉到自己抱了一团希望。雨下的越发的大,阿诚小心的在明楼耳边说着“大哥,看看雨。”
于是明楼抱着他转身在长长的走廊里静立,看着倾盆的大雨在地上砸起的水花,满地的的雾气蒸腾,有种别样的美丽。
疯玩了一天的明诚在哥哥的怀里渐渐睡去。他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诶呀你怎么站在这里?”抱着被子走来的明镜责怪道。
明楼小心的比着嘘…“阿诚睡了”
“快进屋里,不知道天凉了小孩子还淋了雨怕受凉吗?”明镜放低声音急忙的推着他。
阿诚被缓缓放在床上,翻身一把又揽住了明楼的手睡的香甜。
明镜心里暖融融的,轻轻给他加上一层厚被,又悄悄在额头上吻了一下,转脸嘱咐明楼“早些休息吧,晚上注意孩子别蹬去了被子着了凉”
明楼眼里闪着光温润的笑着“姐姐您也早些休息。”

阿诚睡的及其安心,他来明家之后一次又一次的感受着安心,让他觉得这个家是他最大的依靠。
明楼躺在他身边,将被子往上提了提,又觉得少了些什么,侧身而卧看着眼前的小人。轻轻的揽着他抱了抱,孩子突然像小泥鳅一样钻进他的怀抱,暖融融的一团,叫明楼整个心都软了。
抬手拍着他的后背终沉沉的睡去。

雨下了整夜,气温也骤降,起身后的明楼才发现昨日淋了雨的孩子受了凉,同样淋了雨明台依旧活蹦乱跳可身子弱的阿诚却病倒了,烧的脸红扑扑的孩子可怜兮兮的躺着,明镜在旁边又气又急。
开了几副药,老先生说着不打紧,这才叫一家人的心放到了肚子里。

夜里明楼再不敢掉以轻心,小心的坐在床边守着他,孩子有些难受圆滚滚的眼睛望着明楼似是有说不尽的话。
“大哥,可以给阿诚念首诗吗?”哑着嗓子的阿诚轻轻叫着明楼。
“好啊 ,大哥给阿诚念诗。”
于是那充满情谊的诗歌从明楼嘴中娓娓道出
“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 
它会死去 
像大海拍击海堤 
发出的忧郁的汩汩涛声 
像密林中幽幽的夜声 

它会在纪念册的黄页上 
留下暗淡的印痕 
就像用无人能懂的语言 
在墓碑上刻下的花纹 

它有什么意义 
它早已被忘记 
在新的激烈的风浪里 
它不会给你的心灵 
带来纯洁温暖的回忆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地日子里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 
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

阿诚安然入睡,在这寂静的夜里。

许多年后,他依旧怀念那个夜晚,怀念那段时光,更怀念那一首诗,他难熬的时候,在伏龙之无法忍受那些苦难的时候,在险峻的对敌斗争中艰难前行的时候,在支撑不下去想要放弃的时候,他念着明楼的名字,他思念他,他活在他的心里。
对于明楼,亦是如此,他靠着信念活下去,他明家的孩子,都能在最艰难中活下去…

寂寞时 请你念我的名字。

睡前灵感突然就来了  写到一点。也是没谁了  早起学习 加油加油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