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哥哥的小太阳是个小羊驼

【HLS】忘年(8,楼谭祖孙,谭安挚友,新人物上线)

周六: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写写这个换换脑子


 


8


 


“啊!”


 


“你跑那么快干什么!”谭宗明让人把车开走停到车库里,自己推开玻璃门,结果正好小小一团旋风般冲了过来,正撞在他大腿上,眼看就要飞出去,被他一把抓住,原来是刚被他接来陪老爷子的小外甥,怀里抱着个大盒子,还没来得及教训,小家伙喊了一声“舅舅好”,就又旋风般冲了出去,直扑到明楼怀里,摇椅嘎吱嘎吱响了几声。


 


“太爷爷!我可以帮你看病!这是我上次比赛是奖品!”五六岁的男孩子,正是活泼捣蛋的时候,他又比人格外聪慧调皮几分,现在正满脸骄傲地打开自己的宝箱,将小听诊器、镊子、止血钳什么的一样一样拿出来展示给明楼看。


 


“好啊,正好今天早上头有点晕,小凌大夫帮我量量血压吧。”明楼抬眼,示意下人取来了血压计,跟着的还有家庭医生,凌远亢奋地脸蛋红扑扑的,医生才准备一步一步指导,他已经特别自信娴熟地打开盒子,小手忙而不乱地调整仪器,帮明楼挽起袖子套好,“爸爸教过我了。”


 


明楼面上不显,目光着实露着欣喜,凌家是医学世家,人品端方,女孙看上,家里长辈也就没说什么,这孩子看来将来也是要从医的了,天纵英才,不过他们久经世事,总忍不住忧惧,聪明太甚,容易自伤啊。明楼搂过他要抱在自己腿上,被小孩子挣开,“太爷爷别捣乱,我工作呢!”


 


“好好好,你工作你工作。”明楼不服,老小孩地嘀咕,“捣乱?我捣乱?”


 


“太爷爷你看,这个线是低血压,这个线是高血压,您在标准内。”小凌远满脸认真地量完血压,还小大人样笑眯眯拍了拍爷爷肩膀,“您放心,身体健康,一百分。”


 


正走出来看到这一幕的谭宗明吓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听说上一次这样拍老爷子肩膀的周恩来总理,上上一次是周佛海,上上上一次是戴笠。小子你可以呀,比你舅舅有种。


 


“热成这样?”小远把他的宝贝收起来,注意力又被明楼引回棋盘上,谭宗明走来坐在一边观战,端起茶杯咕嘟咕嘟灌了一起,才咂摸嘴唇,觉着糟蹋了老爷子的茶叶,等会儿要完。明楼其实没顾上,看他喝水如牛饮,满头大汗有点不解,“喝水怎么跟你家安迪一个架势,这毛病还传染?”


 


“舅舅你这是盗汗,可能是因为肾亏。”


 


凌远小朋友言之凿凿,也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明楼忍俊不禁,谭宗明第二杯茶整个喷了出来,哭笑不得地戳了戳他圆鼓鼓的脸蛋,“舅舅是被你这小祖宗吓的好不好。”


 


小凌远茫然盯着他,大眼睛滴溜溜转。


 


“舅舅安迪姐姐嘞?”


 


“姐姐度假去了。”谭宗明随口回答,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差了辈分吧这?什么姐姐,你得叫阿姨啊宝贝儿。”


 


“就是姐姐。”


 


“你这就不对了,”谭宗明在家脱了西装换上高领毛衣,双手交叉撑在台面上,身体微微前倾,抿着嘴微微一笑,小远不禁往明楼怀里缩了缩,“安迪是我下属、也是最好的朋友,而且只比我小几岁,凭什么我是舅舅,她是姐姐呢?”


 


“安迪姐姐长得年轻漂亮,舅舅你被酒色财气泡俗了。”小小的满脸稚气的孩子一本正经摇头晃脑,显得格外违和。


 


谭宗明哭笑不得,屈指在他脑门儿上弹了一下,抬头不满地望着老爷子,不是您教的才有鬼了。


 


“小远你看那团云像不像冰淇淋?”明楼笑呵呵,顾左右而言他。


 


凌远舔了舔嘴唇,咽口水,眼巴巴看看云,又看看他。


 


“哦,对,你不能吃。”明楼想起来,这孩子肠胃不好,接来时他爸妈千叮咛万嘱咐,还写了长长一页纸的饮食禁忌,看的明楼都觉着生无可恋,“哎呀,别哭嘛,等会儿让人给你做世界上最好吃的……菠菜面。”


 


明楼接连变出了玫瑰花、郁金香、四叶草、还有一颗橘子,才勉强哄住了小孩子,捡起刚才的话头,“马上就新年了,她怎么想起来度假了?”


 


“人家是新派年轻人,不讲究这么个。”


 


“我们当年也是新派年轻人呢。”


 


“是,是,”谭宗明拿老人家们没办法,深深点头,又忍不住替人辩解,“她就算想一家团圆,也没地儿去呀。”


 


“家在哪儿呢,人又在哪儿呢,”明楼怔了一下,默默在心里念了一句话,一句过了那么久似乎仍在耳边的话,叹了口气,“你跟她说,叫她过来你这,你俩知交多年,这里就是她的家,你就是她的亲人,不要无端生分了。”


 


谭宗明满心欢喜应承了。


 


“太爷爷我不想下棋了。”他俩说了半天话,凌远窝在他怀里自己打谱,很快就困倦了,揉着眼睛哼哼。


 


“日行一事,就该坚持到底,怎么能……”


 


“不想下就不下了,让你舅舅带你睡午觉去。”


 


谭宗明正一本正经拿明楼当年教训他的话教训小辈儿,就听老爷子这么慈祥温柔地惯孩子,谭宗明瞠目结舌,心里喷血,张口结舌指着凌远悲愤地望着老爷子。


 


“看什么?”明楼扶着孩子软软的背,示意谭总,“去吧。”


 


上海滩的巨鳄就这么一边悲愤着一边轻手轻脚托起小孩子送回房里。


 


中国这地方不禁念叨,刚说到安迪,下午安迪就回来了。


 


·


 


“我正要给你打电话,”谭宗明纳闷,安迪找到花房里,他正挽着袖子剪枝,那边玻璃房阳光直射的茶座里窝着一老一小,凌远翻出来家里的老相册,正拽着明楼讲故事,“怎么提前回来了?”


 


“快别提了,遇到小包总,要多烦有多烦。”安迪气呼呼跟着谭宗明过来,打了招呼一普股坐下,凌远立刻蹭下凳子蹬蹬蹬跑去剪下花房里最盛的一朵玫瑰花,去了刺塞到安迪手里,“美人姐姐要配鲜花。”


 


谭宗明心疼了一下,瞪他两眼,看安迪竟然没有发作,反而笑的动人,也就放过了。


 


“哪里走漏的消息,我让人去查。”他从不相信巧合。


 


“不用查了,小曲出卖我。”安迪气得厉害,她真心交朋友,却被朋友这样转手反卖,仿佛遭遇背叛。


 


“不要极端,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都讲究中庸之道,正反合,其实是自己跟自己较劲,再自己给自己找补。交朋友嘛,不能像你以前那样独来独往,也不能过于掏心掏肺,对他这样的朋友,你也有所保留,又何必要求邻居这样萍水相逢的泛泛之交对自己忠贞不渝。你问问宗明,他每日酒池肉林的那些朋友,有几个可以推心置腹。”


 


“我……”安迪颊上一红,谭宗明心里好笑,安迪这次度假,收获不止一肚子气,他自然也看得出来,被老爷子当面戳破,平白叫人家小姑娘窘迫,又知道老爷子是替自己发难,独立多年,忽然再次体会到做晚辈的乐趣畅快。


 


“至于那什么小包嘛……”


 


明楼话说一半,安迪竖起耳朵,“小包怎样?”


 


“什么小包?”钓鱼上钩,却故意装起糊涂来。


 


安迪羞恼,看老谭,“爷爷欺负人。”


 


老谭无可奈何,毕竟他也是被欺负的。


 


“太爷爷!太爷爷!这张是什么?你头发怎么了?”童声打破气氛,三个大人一起低头去看,是明楼兄弟三人,同样姿势的照片家里有不少,但这张实在古怪,几位大老爷马甲光鲜衬衫却很旧,洗的发黄还有补丁,西裤笔挺,脚下却是解放鞋,最奇怪的是明楼明台头发都只有半边,一半光溜溜的露着白色的头皮,一半仍像原来那样打蜡定型一本正经,阿诚倒还好,喜笑颜开在他俩头上比划。


 


“这是当时最流行的发型,叫阴阳头,又叫牛鬼蛇神头。”明楼看着黑白小照,似悲似喜,眼中露出比怀念更深沉复杂的情绪。


 


“诚爷爷怎么不留?”


 


“他之前受了伤,剃了光头,刚刚长上来,舍不得呢。”明楼笑了起来。那时候为了侮辱人,就给所谓的“黑五类”地富反坏右剃这种古代小偷妓女专用的头,一是为了羞辱,二是为了让你出门买菜坐车时时刻刻被群众的眼睛监督着,街面上老老小小一看就知道你是坏人,要警惕,丢石头丢烂菜叶子,为了更好的羞辱。他当时被革命群众摁住,那群下手没轻重的生手剃的像狗啃过一样,回去还得阿诚过手休整。阿诚是穷苦下人家的孩子,明台已经改了姓,都比自己罪名轻,经常凑在一起按组织要求琢磨着给自己这阿兄做挂在脖子上游街的木牌,最好再画的好看点,高帽子大概也是用得上的,要不要提前做?大哥头大,多做几个?想的挺周全,就是没想到这一遭,两人呆立了半天,明台才笑弯了腰,然后说是为了好玩,实际上他知道小东西是想安慰他,也缠着给自己剃了个一样的,他自己胡闹也就算了,还追着要剃阿诚的,两个人像七八岁时一样一路从屋子里滚来滚去滚到院子,自己心中本来那点羞愤也就忘却了,只剩下荒诞的奚落,索性找出藏起的相机和支架来,招呼他俩站在院子里合影留念,毕竟这样的盛况奇景翻遍历史能找出几回来。


 


那个晚上,阿诚摁着明台彻底剃了光头,明台摸着冷飕飕的脑袋嘟嘟囔囔替阿诚代笔继续写他跟明楼划清界限的大字报,阿诚则捡了头发,又抽了些丝线,就着煤油灯,做了一整夜的针线,竟给他折腾出半顶假发来,好歹能遮挡一下。明楼嗤笑,笑他妄想以针线补天裂,那孩子却像他小时候一般的正经,说世道再差,总要用力活着的。


 


明楼沉默了一下,又笑起来,散了冷意,变回上海滩明公馆里那个温和洞明的明大公子来。不过他终究没用这掩耳盗铃的假物,却也舍不得阿诚的手艺,好好收在了箱子里,每日照旧气宇轩昂坐公车、扫马路、游街示众,只不过冷眼一扫,“革命”路人被他威风所慑,倒也没有几个真敢当面唾骂,被革命小将们敦促着斗争,烂菜叶子的抛物线也总是受限于系数,飞到半路就软绵绵落了下去,被谁家孩子捡走喂了兔子。


 


“太爷爷好酷啊,我也想要这样的发型。”小凌远满心羡慕。


 


“你别剃了,你太小,你让你舅舅剃一个给你看看就行了。”


 


安迪瞠目,多喝了三杯水,然后大力出卖好友,“爷爷英明。”


 


上海滩大鳄:……什么仇什么怨?


 


 


 


TBC





评论(1)

热度(203)